和颤抖的命运来一场推手:当太极遇见帕金森

08-21 21:59 首页 复星集团

郭广昌竖起两个大拇指:这是我见过打得最好的太极之一



他们把我们当怪物

我把自己封闭起来,2年



高莎丽忽然双手颤抖不听使唤,无法板书,无奈向院领导提出退休、提前告别心爱的课堂;

周振尧退休后不久,左脚开始不自主抖动,在此之前他是一名台企高管;

赵爱萍不能做喜爱的建筑设计了;

沈基清拿起相机的手又因为颤抖放下;

钱跃进说60岁的自己看上去像85;

方素娟想起自己半生辛苦,在拿到诊断报告当日和女儿抱头痛哭……


他们被确诊为:帕金森病患者


行云流水的背后有许多故事……


震颤和僵硬让他们觉得自己肢体难看,精神上一度陷入抑郁。

你难以想象到,一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喂食入口,那最后的一厘米却怎么也无法接近;

每天重复千万次的行走,只能变成小幅挪动;

一句简单的话,音节和音节之间的滑动艰难到要让人屏息听。


周振尧自此以后把自己封闭起来,2年时间几乎不出门不见人。

“他们把我们当怪物”。

封闭、抑郁、自我否定如黑沉沉的乌云一般裹挟得他们喘不过气。

这个时候,稀疏得到的消息里有患病的人从被搀扶到坐轮椅,从坐轮椅到只剩画像。周振尧的内心一震。



一开始我让他们把我的脸打上马赛克
后来我说要和它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!



“不能再这样”。

周振尧觉得必须转变。

高管的经历让周振尧保留了广泛收集信息的习惯。

在关于帕金森病的大量阅读中,他获知这种医学界“哥德巴赫猜想”疾病的改善会受到心情的极大影响。


“一开始(得病之初)他们(媒体)采访我,我说你们把我的脸打上马赛克”。

再后来,他发现自己必须开放心态,

他遇到了瑞金医院神经科主任、国际帕金森病学会常委陈生弟教授,

并因此遇到了太极。


要学会和自己的病和平共处


陈生弟教授说,你去练练太极,

这种病,都是优秀的人、聪明的人才能得,你要学会和自己的病和平共处。

的确,即便全球有450多万人罹患此病、近一半(220万人)在中国且数字每年增长,我们对帕金森病的了解和关注仍然少之又少:

一代女神赫本、画出“记忆的永恒”惊世系列的达利、神一样的存在拳王阿里……

他们晚年都在与帕金森病共舞。


周振尧丢弃“马赛克”理论,

转而“要和帕金森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”,和它一起创造生命奇迹。


我们通过太极现身说法,就是要让更多的人直面帕金森



因为太极抱团的帕友建立了“携手”群

一个群不够,携手2群、3群纷纷建立



第一次参加“太极拳辅助治疗帕金森病公益项目”练习的时候,原本颤抖的手脚抖得停不下来。

他们自觉难为情,一开始就打了退堂鼓。

“正常人七八次学会的五式,他们要三四倍时间”,

人称“大侠”的大师兄郭昌武坦言。

“但是教练太好了,他们跟我们孩子一般大,太耐心了”;

“有个动作做了十遍,我自己都没信心了,教练一点不嫌烦”。

 在这样一来二去的耐心辅导中,他们不再轻言放弃。


人群从四面八方聚拢来,坐一个多小时公交加地铁辗转抵达,

来的人一点点坚持下来。

方素娟把每周一次的练习录成视频,回去反复看、比对,

一遍遍重复,力求到位。


方素娟和女儿说“只允许哭一次”,从此她坚强面对,遇上太极拳辅助治疗项目的她觉得自己太幸运


“辅助治疗班练的太极的特点是动作精准,差之毫厘可能失之千里”。

所以他们较真,他们要让效果最大化。

 来练太极的人多了,

有的人是瑞金医院陈生弟推举,

有的是练的人拉来,

一传十十传百,练太极的病友群越来越大。


他们把病友昵称“帕友”,把群组叫做“携手”群,

称呼热心又前卫的周振尧“周班长”,群成员呼“花名”。

周振尧是“小鱼儿”,建筑设计师赵爱萍是著名的“慕月”,

慕月很会做视频,活动结束两三天,一个有字幕有配音有审美的视频就发到群里,赢得赞声一片。


细边黑框眼镜、宽沿帽、手表、连衣裙,太极班里的帕友“慕月”永远优雅


“我们互相鼓励互相支持,一起坚强面对”,周振尧说。

“携手”群一个不够,迅速发展出2群、3群……

帕友发自内心喊出口号“治帕不怕,携手抗帕”!



因太极而生的群组力量超乎想象

息宁一剂难求,群组千里调剂药源


“太极对于帕金森是有辅助治疗效果的”,陈生弟介绍道。

练习太极之后的周振尧,下肢力量加强、步伐变大、速递提高;

蔡趣英麻木的大腿能稳稳下蹲;


太极2年,67岁的蔡趣英站如松


高莎丽能够单腿站立了;


坚持太极2年半,谁能看得出高莎丽是患病15年资深帕友


沈基清放下的相机又拿起来了,成了群组活动御用摄影师。


沈基清的运动手环格外显眼


但陈教授完全没有预料到,这个群组的力量超出想象——

“蔡老师是我们这里太极打得最好的。”

“高老师患病时间最长(15年),状态保持得最好!”

“我昨天快走12000步”,“我也有手环”,周班长和沈老师伸出了手。

他们相互之间的较劲,更像是一场与生命的较真。


“我们现在去全国各地旅游,首先找到这个地方的群主,让他接待、安排”周班长笑言。

一点不假,在周班长和一期班帕友的带动下,

群里各地区的人发展出所属地区的长三角群、武汉群……

“他们说你们上海的帕友太幸福了,有组织,

我们就让他们团结起当地帕友”。


2016年初,帕金森病的重要药品息宁忽然告急,

整整一年,上海各大医院一剂难求,对此药需求大的帕友焦灼不已,

“慕月”赵爱萍就是其中之一。

周班长得知后,发动群组力量,

通过群里“温暖阳光”联络到远在成都的“八一康复医院”邵明院长,

院长亲自调剂息宁千里送上海,

一时间,危情缓解,众人释然。


他们相互之间的较劲,更像是一场与生命的较真


这场生命的接力令人震动,生命不止、故事还在继续,不是一个人,是一群人。


他们谈到太极有腼腆又灿烂的阳光脸,“再也停不下来”,他们对生命有更强烈的渴望,绘声绘影、面对面建群,网络世界的技法与年轻人不分伯仲,他们是曾经年轻的父母。


他们的“同病相怜”、相互关爱因与太极的结缘变成大爱。


大爱无疆,生命永不言败。


2014年以来,瑞金医院与易星体育将太极拳作为帕金森病的辅助治疗研究项目,取得了卓有成效的进展。为了推进“科学运动,联合抗帕”,让更多帕金森病人受益,由复星基金会牵头、复星集团旗下易星体育与瑞金医院共同发起“太极拳辅助治疗帕金森病公益项目”。2016年9月公益项目正式启动以来,已有百余名学员通过瑞金医院报名参与了辅助治疗公益班,通过太极训练控制了病情。


————推荐阅读————

郭广昌:这是我见过打得最好的太极之一

8月7日

坚持做对的事,永远比寻找到或知道做对的事更难、更伟大。

阅读全文


友情
推送


郭同学的个人微信公众号已经上线!

欢迎各位粉丝们同时关注“广昌看世界”。

这里会有更多郭同学对投资、企业管理的思考,

以及他在生活、读书与旅行中的个人感悟,

同时接受大家的提问和留言哦~

快来扫描下方二维码私聊广昌吧~




首页 - 复星集团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