盗跖杀人

摘要: 盗跖可以笑着杀人。他的很多部下都多次目睹过这诡异的一幕。

11-01 16:08 首页 明月乡

再不点蓝字关注,机会就要飞走了哦


      盗跖可以笑着杀人。他的很多部下都多次目睹过这诡异的一幕。

       有一次手下抓来了一个向官府透露盗跖一行人窝点的叛徒。

       手下禀告了在屋内休息的盗跖。盗跖命令手下将此人带到山寨的刑场,他有话要问这名叛徒。

       盗跖的身高比一般人要高出一个头的样子,威武好斗,他满脸的胡须,浓密地像一片森林,漆黑闪亮。他现在需要把胡子梳理干净并且系好头发,在撩起头发的时候,镜子中露出他凶狠的眼神和额头长长的刀疤。他也厌恶自己的面容,便努力微笑一下,但是那太恶心了。他马上恢复了凶狠的姿态。

       走出屋子,头顶一片乌黑,伴随着“轰隆隆”的响雷声。马上要下雨了。

       盗跖来到刑场,千位手下早已恭候在那里,入口处的几位小盗做出一个“参拜”的动作。盗跖大步向前,走上绑着虎皮的大王高椅上,在这一过程中,他瞥了一眼跪在椅子对面处刑台上的叛徒。但他什么都没有看见,除了一双憎恨的眼睛。

       坐下之后,盗跖端详了叛徒一会儿,大声喝道:“混账!汝作战于吾麾下,吃喝皆足裕,奈何行今日叛逆之事?”

       盗跖的声音简直像神明一样,听得人震耳欲聋。不过那叛徒早知道盗跖的威严,事到如今,他也面无惧色:“尔等行盗劫之事,人神共愤,天地欲诛之,吾如是也。”

       盗跖砸了砸嘴:“诚然。斯奈何归于本王三年又八月乎?”

       “哈哈。遥想当初,余尚且年幼。而汝等盗贼杀我乡里,侵我田地,占我房屋。全村一百零一口,无一人得生。汝至吾家,幸家母庇余,余苟且偷生。尔后,余每念及汝笑杀家母,辄心生恨意。遂投至门下,望有朝一日,报仇雪恨。然而天不遂我意。”

       盗跖听后,突然感觉额头上的刀伤阵痛了一下,多年前的一幕幕都重新浮现于眼前。

       那时,盗跖还没有为盗,他甚至还想进入官府为官。可是,耿直的盗跖与官场的虚伪格格不入。最终与其它人弄得水火不容。夜里休息时,他听到门外有动静,下一秒便冲进来一群带刀打的刺客。盗跖早有防备,提起大刀,将来者杀了个片甲不留,自己却毫发未伤。盗跖知道这是谁策划的,气上心头,便杀至官员家中,然而哪里却没了官员的踪影,从留下的老仆人口中得知,官员们逃往去了官员村。

       盗跖心生疑惑,便问何为“官员村”。老仆人解释到,这些官员一边当官一边敛财,然后将敛到的钱财存在乡下,供自己逍遥享乐,而这个“官员村”又是官员们最多的村子。盗跖心中大骂,自己竟然在和这种人共事,真是可笑至极。于是问清楚了位置,便号召自己的数十名部下,在夜晚杀向村子。

       反正这整个村子都没有一个好人,不如杀个痛快,他和部下们说,我们杀贪官,这是义;贪官死,人民日子好过,这是仁;之后我们自己建立山寨,设立制度,这是礼;今后我们一同做盗贼之事,一同分享钱财,这是信。

       部下对盗跖的话深表认同。盗跖的话没有一丝的掩饰与虚伪,强盗之事,并非不仁不义,不礼不信,做事的原则原本也是人为指定,又有什么谁对谁错?现在看来,做盗贼就是正义之事。

       众人一路刀光火影,能杀的杀,能烧的烧,能抢的抢。夜晚的天空被火光和喊叫声充斥着。盗跖越杀越上瘾,鲜血沾满了他的双手,也进入了他的双眼,简直走火入魔一般,至到他杀到第十家,一进门,他就把大刀插入男人的喉咙,躲在炕上的女人像在保护着什么,一个劲往后退,盗跖很不爽,用刀在女人身上斜劈下去手,女人啊了一声便倒在血泊中。盗跖心中狂悦不已,这下又解决了一个,不觉笑了起来。

       而这时他才看到,女人身后躲着的是一个小男孩,之前男孩在母亲的保护下,什么都没有看到,现在他看到了满屋子的血迹和倒下的两俱尸体,“哇”地一声哭了起来。

       盗跖像是突然间恢复了意识,够了,自己杀的已经够多了。我虽然嫉恶如仇,但并非滥杀无辜。

       盗跖靠近孩子,伸出沾满鲜血的右手,和孩子说,过来,叔叔带你走。谁知,那个小孩突然拿出一把匕首向着盗跖的头部划去,盗跖一点防备都没有,匕首深深地进入盗跖的额头,鲜血凶猛的淌出。好吧,我真是输了。盗跖离开了那个孩子,用手捂着额头,跑到屋外,大喊一声:“撤退!”

       后来那道伤疤一直留在了现在。但那道伤疤的来由盗跖不会向任何人提起。

       和他讲那个村子是多么肮脏很容易,可是他怎会明白;和他讲盗亦有道也很容易,但是他又怎会明白?盗跖揉了揉额头,正想开口说一些劝藉的话。身旁的手下却朝着叛徒喊到:“厮怎知汝父汝母乃蝇营狗苟之人?如此不辨是非之人,鲜现于世。且如今,汝食山寨之粮,饮山寨之水,而行叛逆之事,同汝父母有何区别?诚乃不仁不义之徒。大王,请取其心,而后杀之。”

       众盗贼也跟着喊起来,有的提议先割了舌头,有的建议先挖了眼睛,还有的提议把叛徒一刀一刀杀死。

        盗跖心中一惊。倘若我若执意救你,定坏了我们的“道”,我无法那么做,看来你只能命丧于此了。可是如果让你饱受酷刑,我又何尝开心,想来思去,你也是一个可怜人啊。

       “轰隆隆——”又是一声雷响,接着掉下了淅淅沥沥的雨水。

       盗跖提着伴随多年的大刀,走下台子,来到“叛徒”身边,义正言辞地喝到:“厮乃不辨是非曲直之徒,死不足惜。”

       说完,便手起刀落,将叛徒的头颅一刀砍下,血水和雨水掺杂在一起变成了浑浊的颜色。

       盗跖仰头看了看黑压压的天空,没说什么,笑着离开了刑场。

       自己笑的样子会不会还是很丑?盗跖不禁问自己。




首页 - 明月乡 的更多文章: